咬一口春色 第78节

    他手里原本还晃着酒杯,此刻就被朝一侧倾斜,酒液涓涓的洒了出来。
    台阶上铺了红色的地毯,时姜单手扶着栏杆,踩着台阶往下走。随着迈步的动作,层层裙衫摇曳,上至收束于纤细的腰肢,白裙衬着肤如凝脂,白的甚至有些晃人眼,那双狐狸眼上翘,盈盈而笑,清纯却不失媚意。
    裙摆掩映下的那双高跟鞋,碎钻闪耀。
    仅仅几步路的距离,仿佛走了好久好久。
    时姜的目光扫过大厅里的众人,最后落在了祁见浔的身上。
    眼角笑意更深。
    她今天是寿星,理应是需要讲话的。
    时姜不喜欢这种场面,简单说了几句话后,只道让大家都喝好玩好。
    宴会由此彻底开始,钢琴和小提琴的合奏再次响起,这次是一首贝多芬的《降g大调小步舞曲》,节奏相对略显的轻快,大厅里已经有人拉着自己的舞伴跳起了华尔兹。
    时姜从中间的小台子上下来,一步一步的朝着祁见浔走。
    男人还是那个神情,目光灼在了她身上,不曾离开半分。
    祁见浔坐着,时姜站定在他面前,眉梢含笑,眨了眨眼。
    她单手背于腰背后,另一只手向内翻转举到祁见浔面前,颇有些仪式感道:“祁先生,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哎哟哟哟,”
    姜潼在旁边激动的调侃着,他学着时姜的样子朝一旁的祁开扬伸手,“祁先生,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祁开扬眨眨眼,夹着嗓音,矫揉造作的翘着兰花指把手放到了姜潼的掌心,“好呀~”
    下一秒,姜潼甩开他的手,还嫌弃般的在衣服上蹭了蹭,“你可别恶心我了!”
    两人的玩闹并没有影响到时姜和祁见浔。
    祁见浔黑眸缓缓转动,定格在了时姜白嫩的掌心上,心潮瞬间泛起了一片温软。
    他动了动手指,五指缓缓的,穿插进了时姜的指缝间,牢牢锁住,牵着人往舞池中央走。
    指尖下是女人细软的腰和轻软的布料,两人掌心相握,两枚银色的戒指轻微碰撞。
    祁见浔没管什么姿势标准不标准,指尖紧扣住她的腰,把人往自己身前揽。
    随着轻快的节奏翩翩而舞,时姜长而卷的发丝在纤瘦的腰身处打着转。
    她抬眼间扫过祁见浔的喉结,问:“好看吗?”
    祁见浔的眼尾下垂,溢出一丝无奈,“你又知道了。”
    “专门为你穿的。”
    有些事情不需要多说,也明白彼此想表达的意思。
    那些隐藏着爱意的细碎过往里,他只想给她最好最好。
    不曾想某然有一天,这一切都得到了反馈。
    像一种跨越时空的回应。
    令人心动。
    亦令人神往。
    祁见浔呼吸微促,声音低微下来,“好看,”
    “好看死了。”
    他侧了侧眸,唇畔游移到时姜耳侧,脸颊贴着她的鬓角,轻蹭,“想亲你。”
    这句话才说完,整幢别墅瞬间陷入了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一时间造成了人群的恐慌。
    “哎呦卧槽!”
    “怎么回事?”
    “怎么停电了?”
    “卧槽,你别踩我脚啊!”
    “谁踏马扒我裤子!”
    “我鞋呢?谁把我鞋踢走了?!”
    祁见浔手臂一揽,直接把时姜搂进怀里,以免被旁边不长眼的碰到。
    时姜落在他肩膀处的指尖上滑,搂住了他的脖颈,脚尖轻轻掂起,唇瓣摸索着找他的唇,“亲。”
    周围的黑暗与喧闹的人群扩大着这份暧.昧。
    祁见浔双手捧住时姜的脸,身子压低下去重重的亲吻,舌尖勾缠,吞咽声刺激着彼此的耳膜,久久不愿意放手。
    但周围已经有不少人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刺目的光扫过,迫使两人不得不结束这段亲吻。
    祁见浔的指腹捻着她的唇角,“私奔吗?”
    …
    两人从别墅摸黑出来,大厅里人头攒动,不曾被人发现有人跑了。
    祁见浔载着时姜一路上了高架桥,去了海边。
    迎迎海风吹动,拂去了一身的热意与躁动。
    天边映着一层乌蒙的光亮,银辉落满地,混合着潮湿的空气。
    高跟鞋踩在细软的沙子上根本站不住脚,时姜站定,打算把鞋子踢掉。
    “等一下。”
    祁见浔制止道。
    他蹲下,指尖握住时姜的脚踝抬起,另一只手捏住鞋子的后跟,把鞋子脱了下来。
    脚踩在沙子上,埋在细沙下有那么几个硌人的石子,但也无关紧要。
    祁见浔拎着她的一双鞋子跟在身后。
    眼前,女人双臂伸开,转着圈往海边走,清越的嗓音混着着风声海声埋没进他的耳中,裙摆悠扬转动,像一朵在月光下盛开的白玫瑰。
    祁见浔放下鞋子,几步跟上时姜。
    长臂一探、一收,便把人拉进了怀里。
    时姜咯咯地笑着的,埋在他肩膀上,“要晕了。”
    两人挨得极近,如鼓鸣般的心跳声刺激着彼此的血液加速循环。
    时姜抬起脚踩在祁见浔的鞋子上,另一只脚也跟上,整个人直接贴了上去,紧紧的搂着他,撒娇般的呢喃,“带我跳舞。”
    “好。”
    祁见浔应着,随之,吻也跟着落下来。
    他抱着时姜的腰,身形晃动着,脚下动作的浮动微小。
    像一杯浓醇的红酒般,带着时姜摇曳,沉醉在这个无人打扰的温柔乡里。
    海水一浪一浪的涌上沙滩冲刷,拂过脚面,清清凉凉的。
    时姜一只手被祁见浔拉着,还想试探着往更深点的水滩走走,每次海浪袭来,她人又被祁见浔眼疾手快的拽回去。
    如此反复着。
    直到卷过来一袭更大的海浪,目测到跟前能有到大腿这么高。
    时姜吓傻了,也来不及跑了,下意识攥紧了祁见浔的手指。
    下一秒,身体腾空而起。
    腰腹的位置抵在了男人温热的胸膛上,大腿被一双极有力的手臂禁锢着。
    祁见浔抱着她往回跑,速度快而稳。
    海浪来袭,终究还是打湿了祁见浔的裤腿,却无半分沾染到时姜身上。
    她要高出祁见浔一个头,双手抱着他的脑袋。
    因为刚刚那傻里傻气的一幕,扬眉笑着。
    祁见浔没放她下来,轻轻的故意用脑袋撞了下时姜的胸,“你还笑。”
    时姜下意识弓身朝后躲着。
    祁见浔怕她往后仰过去,下意识又抱紧了些,颤声说:“别动。”
    时姜也怕自己掉下去,立马就不动了。
    祁见浔的脑袋贴过来,一点点陷进她胸口里,灼热的气息仿佛透过衣衫喷薄在了时姜的肌肤上,颤栗起一片酥麻。
    喉间溢出短促的低哑笑吟,祁见浔闷声说:“软的…”
    “那不然呢?”时姜也跟着笑,热度顺着他喷洒气息的位置漫上脸颊,“跟你一样硬邦邦的?”
    祁见浔又低下头去,隔着衣服浅吻,占有欲般,“我的。”
    而后,整张脸又陷进去,低低喘气轻笑。
    时姜抱紧他的脑袋,目光垂下去,“你听见了吗?”
    祁见浔闷声回:“嗯?”
    “我的心跳,”时姜缓缓说,声音温软,合着夜风灌进了祁见浔的耳中,沁入肺腑,“它在说…”
    “我爱你。”
    祁见浔浑身一颤,抬起头来看她。
    漆黑的眸子熠熠着光辉,像一张绵柔的网温情的将其拥裹住,他薄唇翕动,“我也爱你。”
    “我最爱你。”
    不单单只是嘴上说而已。
    那诉说着爱意的脉搏蓬勃的跳动着,血液寸寸流经,奔涌相告,全都在传达着——爱你。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