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一口春色 第77节

    她有些记不得那双鞋子的logo了,只记得好像是法国的一个品牌,但logo却不是法语或者英语,是一串画符般的模样,她不认识那个词,但现在想想,却又觉得异常的熟悉,除了上次看到了鞋子上的logo外,好像还在哪里看见过…
    时姜的掌心轻轻地抚了下卡片,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拿着手机朝衣帽间走,时姜确定自己所熟知的品牌里没有那个牌子,她自己买的衣服包括公司的、代言的都是她熟知的,但也不排除被自己忽略的别人送的衣服。
    时姜把所有的衣柜通通打开,一排排的衣服悬挂着,各式各样,各种款型。
    她一个个的扒拉开去扫衣服上的logo,不停息的翻了一个又一个的衣柜。她有些摸不清自己为什么非要找到那个品牌,但又有种隐隐的期待感在促使着她去找。
    在找到第四个柜子时,终于被时姜找到了。
    与水晶鞋同样品牌的,一条白色裙子。
    是她十八岁成年礼上所穿的那件——外公送的。
    时姜下意识屏住呼吸,目光灼灼的盯着裙子内衬腰侧的那个logo。
    她心跳的有些快,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但好像有什么亟待发现的事是值得她紧张的。
    裙子的布料贴近肌肤的那一层清凉柔软,层层叠叠罩下来,最外侧的那一层呈半透明状,从腰际往下至裙摆,整个裙面都绣着金银色的繁复纹路,颇有种古典的矜贵端庄。
    领口是方形的,又有点斜下来的小v领,袖口略带一些蓬松,腰间还系了一条黑色的小腰带,整体看起来既大方,但也不失活泼。
    这还是六年前的礼服。
    即使是现在看,也一点都不过时。
    外公说,这条裙子是从国外定制,专门送给她的。
    如今再想,外公不懂国外的品牌,也从来不穿国外货,怎么就这么巧的和祁见浔送的水晶鞋就一个品牌了呢。
    是谁专门送给她的。
    答案不言而喻。
    时姜无意识的捏紧了手中的裙摆,心跳的频率引动着脉搏激烈而澎湃,血液滚烫的奔腾,两厢撞击,碰撞出更为震撼的效果。
    她狠狠的吞咽,压低下一口气。
    捏着手机的指尖还略微发颤,时姜用手机拍下裙子上的logo。
    搜索。
    ????????
    阿拉伯语。
    指尖下滑,视线一一扫过对这个牌子的介绍。
    这个牌子是一对阿拉伯的夫妻在法国这个浪漫的国度创办的,从事着各奢侈品的加工。????????是所创品牌下最浪漫的一种,代表着爱情、喜欢和永恒
    来定制的客人一般都是会送给自己最爱的人,且一人一生只能定制三次。
    三次。
    水晶鞋和裙子已经是两次了。
    那第三次呢?
    某一瞬间,时姜忽然福至心灵。
    她身形一颤,摘下了脖子上的戒指项链。
    时姜真的都不曾好好观察过这枚婚戒。当初结婚,戴上了就是戴上了,况且,她从小养尊处优的长大,奢侈品司空见惯,也从来不感冒,也就没多注意过祁见浔送的婚戒。
    现在再看,这枚戒指和裙子鞋子的设计风格相差无几,虽然看着奢华,但却不会给人华而不实的感觉,相反的,偏偏有种独有的故事感暗含在里面。
    她想,这种独有的故事感应该是祁见浔对她饱含的爱意吧。
    时姜仔细观察着戒指的每一处,终于在那颗大钻靠下的位置处看到了镌刻上去的????????。
    而????????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最爱。
    第54章 咬五十四口
    时姜的生日在八月底, 八月三十号这天。
    上学时期,一般都是过完生日紧接着就要开学了;后来毕业后,惦记着她生日的亲人一个个离世, 工作也越来越忙,时姜基本上也就没怎么组局过生日了, 近几年的生日大多数时间也是在剧组过得。
    今年的25岁生日,时姜打算在沪市的老宅办。
    但剧组的戏份没结束,她也一时抽不出时间, 只能让张阿姨帮忙张罗着。
    祁见浔问时姜什么时候回沪市, 时姜只说生日当天, 他便说提前一天去横店接她,被时姜言辞拒绝了,让他当天直接飞沪市就可以了。
    而拒绝老公接送的某人却瞒着祁见浔提前一天回了沪市。
    既然是要瞒着,就不能在网上传出一丁点的风吹草动。
    时姜在机场的正常装扮掩饰都是会被认出来的, 一在沪市的机场出现,她回沪市的事就瞒不住了。
    正好她堂哥姜之煦那几天在横店,恰好也是去沪市, 时姜便舔着脸皮含着点小坏心思的把自己捂得极其严实不漏出丁点肌肤来跟着姜之煦一起回了沪市。
    也就是因为这么个小插曲,还给她堂哥传了点绯闻出来,不过媒体没认出她来就放心了。
    祁见浔总觉得时姜在卖什么关子,让他当天去沪市,他便想着当天上午去,结果祁开扬和姜湛两个拖后腿的磨磨唧唧得收拾东西, 不是这没带就是那没带。
    祁开扬他可以随意怎么教训,毕竟也算是他自己带大的亲侄子, 但姜湛就不能那么随意了, 祁见浔只得耐着性子等, 又不幸的赶上飞机晚点,结果三人下午五点多才到沪市,再加上工作日路上堵车,到老宅的时候都七点多了。
    祁见浔在路上跟时姜吐槽这件事时,都能想到对方扬眉捂着肚子笑得幸灾乐祸的模样。
    又愣是给祁见浔气出了满身的躁意。
    低气压遍布整个车厢,吓得车里的两个罪魁祸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三人到的时候,生日宴会还没开始,但宾客却已经来的差不多了,时姜邀请了一些圈子里的好友,姜家和祁家那边在沪市的合作伙伴也来了一部分,大多是小辈。
    但宴会的性质不变,且大多数是同龄人,还是以生日趴为主。
    大厅里的小提琴和钢琴协奏的琴曲舒缓而悠扬,不少的一对一对的人跳着华尔兹,仿佛把时间都拉长了一般,给人一种处在幽静的世外桃源的错觉。
    见祁见浔进来,几个离得近的人接连打了招呼,想来套近乎,但都被他一口回绝了。
    祁开扬和姜湛这么反常的故意是在拖延时间的样子肯定是授了时姜的意,也不知道这几人在卖什么关子。
    祁见浔躲开过来敬酒的人,大步朝楼上走。
    祁开扬小跑着追过来,“小叔小叔…”
    话还没开始说,祁见浔顿住脚步,眸光泛凉,朝祁开扬斜过去,打断道:“哪凉快哪待着去。”
    说完,越过祁开扬继续朝前走。
    “……”
    等两人相差了几米远后,祁开扬啧了声,小声嘀咕着:“我是想告诉你,时姜这会儿还不想见你,怎么不听好赖话呢。”
    宾客们都在一楼大厅,二楼的走廊里要安静的多。
    祁见浔下意识抻了下外套的衣摆,往时姜的卧室走。
    “哎!”一道男声在祁见浔背后响起,“小姑父!”
    祁见浔回头凝眉看过去,姜潼倚靠在二楼的栏杆上,身形散漫不羁,没个正行,一头张扬的蓝发引人注目。
    缓了两秒,说:“回国了?”
    “对呀对呀。”姜潼晃着身子走过来。
    “走走走,小姑父,”姜潼比祁见浔要矮半个头,但也不妨碍他跟祁见浔勾肩搭着背,揽着人又原路返回的朝楼下走,还吊儿郎当的笑着,“陪我去喝两杯!咱俩好久没见了,我可想死你了!”
    “……”
    祁见浔被他带跑偏了些,扭着身子试图往楼上走,“我…找你小姑。”
    姜潼没给他留机会,直接拉着他下楼,“小姑有什么好找的,她又跑不了,你俩啥时候见面不行,不耽误咱俩唠!”
    “……”
    看着姜潼把祁见浔带了下来,祁开扬手臂搭在一旁姜湛的肩膀身上,身子倚过去,啧啧两声,“双标。”
    “咱都是做侄子的,小叔对待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姜湛瞥他一眼,朝旁边挪开一步,祁开扬的手臂顿时落了空,“你不得反思一下你自己?”
    看着姜湛也走远的背影,祁开扬咂舌,“我有什么好反思的,你该反思你自己,你瞧瞧你弟弟都能把我叔勾搭去了,你再瞅瞅你!”
    …
    临到八点,大厅里的音乐声戛然而止,头顶的水晶吊灯悠然更亮了些,刺目的灯光意味着这场生日宴的重头戏要来了。
    一些人抬头朝二楼看去。
    哄闹声顿时响起。
    “寿星来了!”
    “来了来了。”
    “漂亮!”
    “哦嚯!”
    “大美女!”
    “好看死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失控,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
    喧闹声中也不免夹杂了几道疑惑。
    “时姜这套礼服她以前是不是穿过?”
    “看着眼熟。”
    “想起来了,她十八岁生日宴好像也是穿的这套。”
    “不过好漂亮啊!”
    “????家的定制款,能不漂亮么,他家奢侈品定制最低七位数,时姜身上这套起码得八位数往上。”
    所有人都在激动的讨论或是呼喊,只有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的祁见浔,目光灼在了二楼的女人,一时愣着失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