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页

    “影山!赤泽前辈叫我们今晚去“小町”聚餐。”
    下午的训练结束后,一名部员叫住准备留下来继续训练的影山,让他今晚暂停训练,出去聚餐。
    “嗯。”
    影山点点头,拿出排球包,朝着活动室走去。
    “喂,走了!”
    影山换完衣服后,发现日向还坐在活动室的板凳上发呆,便出声提醒了他一句。
    “啊?哦。”
    回过神来的日向站起来,有些浑浑噩噩的朝着门外走去。
    “等一会!”
    影山突然出声喊住他。
    “怎么了?”
    日向回过头看着他。
    影山没有说话,只是三两步走到他跟前,两只眼睛定定的盯着他看。
    “干......干什么啊,影山,你这样好可怕......”
    日向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体不自觉的朝后退了好几步。
    影山依旧没有回答,伸出手一把捉住日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搁在身后的手臂。
    “喂!影山!”
    日向焦急的喊了一声。
    “这是怎么回事?”
    影山眉头拧成一团,指着日向呈半透明状态的手臂一脸凝重的询问道。
    “我不知道。”
    日向脑袋偏向一边,眼神似乎有些躲闪。
    “日向!”
    影山的声音提高了一些。
    “我不知道。”
    日向还是那句回答。
    “影山!”
    外面有人在催促他。
    影山看了一眼面前低头沉默的橙发少年,眼眸微垂,走出门外。
    “抱歉,我身体突然有点不舒服,今天就不过去了。”
    “诶?好可惜,不过也没办法,你去医院看看吧,我会和赤泽学长他们说的。”
    “麻烦你了。”
    ......
    “为什么不去?”
    日向走出活动室的大门,望着影山。
    “什么时候开始的?”
    影山淡淡的询问道。
    日向低着头,“我不知道。”
    “之前一直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我不知道。”
    “你要消失了么?”
    “......”
    日向沉默了片刻,半透明的双手握成拳状。
    “影山......”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影山,褐色的瞳眸中闪过一丝黯然。
    “我已经死了。”
    “我知道。”
    影山一脸平静的回答道。
    “从一开始就知道。”
    ......
    “影山!”
    渡边极富穿透力的声音从体育馆外传来,没过一会,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体育馆内,跟他一起的还有小仓。
    “我听高桥说你身体好像有点不舒服,没事吧!”
    “对啊,影山同学,需不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啊......”
    两人的脸上都带上了真挚的关切之情。
    “我没事。”
    影山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些,随后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脸震惊的望向日向所在的方向,日向将脑袋偏向了一边,没有看他。
    “影山你怎么了?不会是生病了吧!”
    “影山同学,生病了一定要及时看医生哦,我陪你去医院吧!”
    影山没有回答,只是定定的看着日向。
    “原来是因为这个么......”
    “影山你说什么?”
    “影山同学......”
    “抱歉,我有事要回去一趟!”
    影山一把拉住日向的手臂,将人带着往体育馆外跑。
    “喂,影山!”
    “影山同学!!”
    体育馆内就只剩下渡边和小仓两人面面相觑。
    “影山......”
    日向停下脚步,望着前头的黑发青年。
    “那里,已经不是没有人在了,渡边,高桥,赤泽前辈,甚至是小仓同学,他们都在,所以......”
    “我从小时候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排球比赛的时候开始,就下定决心要成为最强的二传手。”
    影山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我还没有打败及川前辈,我也不清楚我是否比宫侑前辈和赤苇前辈强,日本,乃至整个世界,比我强的二传手还有很多,所以我现在并不是最强的。”
    “......”
    “但是你说过,只要有你在,我就是最强的。”
    高一时期少年充满自信的话语连带着他那时灿烂的笑容一起被永久的封存在记忆的柜台。
    “只要有你在,也只能是你在。”
    影山的表情和平时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唯独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中却盛满了日向所熟悉却又陌生的冷静。
    数日后,影山接受了神崎教练的建议,办理好了和美国一所以排球而著名的大学为期三年的交换生手续。
    在东京飞往洛杉矶的某架飞机上,影山正拿着一个厚厚的单词本坐在座位上小声默背着单词。
    是“volleyball才对吧,balleyball什么鬼,影山你至少要记住排球的英语单词啊。”
    “啰嗦!日本人哪能懂英语啊呆子!”
    “啊又说这种话,这些年你根本一点都没有长进嘛影山君。”
    “你根本就没资格说我吧呆子!”
    影山丢掉手里的单词本,跟日向斗起嘴来,于是背单词的事情就这样被他忘在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