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页

    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让自己也忘记呢。
    只有他一个人记得的话..
    真不公平啊——
    23
    最近高专的大家发现总是没心没肺的五条悟好像..还是没心没肺,一点都没有改变。
    他会在接到任务后转手就扔给了其他学生,美其名曰「爱的锻炼」,也会偶而偷穿裙子,出出任务什么的。
    一切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似乎总是会看着夜蛾正道编织出的白色狐狸玩偶发呆,据伏黑惠所说,他还曾经看见五条悟本人的房间多了一个蝙蝠装饰,而且十分珍惜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难道是喜欢的人送的?”虎杖大胆猜测。
    “五条老师有喜欢的人?噫——好难想像。”钉崎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总觉得似乎在哪里看过。”伏黑惠皱着眉头思考着,但发现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是,总感觉有些熟悉——好像,是哪个白色的小家伙曾经开心地抱着它挂上了门。
    24
    五条悟今天也在执行着任务。
    他的日常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最近他开始感觉自己忘记了某些东西。
    吃着甜甜的蛋糕,五条悟心不在焉的透过身旁的窗户看着街道外来来往往的行人。
    他看了下时间差不多了,几口解决了剩下的蛋糕,站起身却不小心碰到了桌角,一个东西碰巧从他的口袋中滚落。
    那是一枚蝙蝠形状的装饰品。
    五条悟顿了一下,心中顿时生出了疑惑: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东西?
    但终归是从他的口袋中掉出的,可能是无意间放进来的吧。
    于是他也没多想,伸出手打算捡起来,却没想到视线范围内忽然出现了一只白晰的手,跟他同时弯腰想要捡起地上的装饰。
    五条悟愣了一下,抬起头却淬不及防的撞进了一双赤红色,犹如宝石般清澈的双眸里。
    “阿,这个是你的吗?”
    那是一个十分漂亮的白发女性,她没在意五条悟忽然怔住的动作,而是弯下身将蝙蝠装饰捡了起来,然后才摊开掌心递给了五条悟。
    “哦,谢啦。”
    五条悟很快的回过神,拿回来后就随手塞进了裤子口袋里。
    白发女性将自己鬓角因为刚刚蹲下的动作而有些挠到自己脸颊的头发,伸出纤白的食指撩到耳际,然后对着五条悟点点头,微笑着说:“先生下次还请小心,那枚饰品应该对您很重要吧。”
    “啊啊,是阿。”五条悟应了几声,他感觉自己有些奇怪,眼前的人莫名的给了他一种熟悉感。
    白发女性礼貌的对着他点了点头:“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心脏的跳动频率似乎有些过快,但他已经没有多馀的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五条悟看着转过身想要离开的白发女性,身体先于意识的抓住了面前人的手腕。
    感觉到对方诧异的眼神,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顿了一下,脸上立刻露出了掩饰用的轻浮笑容:“哎呀,这个嘛,为了感谢小姐你刚刚帮我捡东西,就请让我请您吃一顿饭吧。”
    他微微拉下了墨镜,可爱的眨了眨眼。
    白发女子愣了一下,忽然笑了出来。
    她笑了好一会儿,五条悟都有点想要催促了,才语带笑意的说道。
    “好呀,那就麻烦您了,这位大猫猫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想要刀到底的,但后来想了想还是加上了最后这段。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嘛——(恶魔低语)
    第78章 番外 IF线(全文完)
    番外 if线
    时间线是五条悟28岁, 没有送出戒指的世界线。
    01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
    乌云将阳光死死挡住,仅有的一些微光也被屋内的窗帘给全部遮盖了。
    明明是早晨,室内却一片昏黑。
    床上鼓起的被子里, 白发青年死死的紧闭着眼, 彷佛做着什么可怕的恶梦一般,额角的汗水擦过他的鬓角,流入了领子中。
    “滴滴滴——”
    急促的闹钟声打破了本就死沉压抑的空气,五条悟猛地睁开了眼, 手下意识的摸向了一旁的床铺。
    什么都没有。
    五条悟眼神闪过一丝恍惚,很快又被掩埋在了自嘲的情绪里。
    他伸出手盖住了自己的脸,阴影笼罩住了他的表情,叫人看不清楚。
    距离那家伙离开, 过了多久了?
    02
    五条悟曾经有一个喜欢的人。
    或许这么说并不准确,因为严格上来说那其实不算人, 算是狐仙。
    自从某天开始, 她就像是从这世界上蒸发了一样, 不管怎么寻找都始终无法掌握任何线索。
    五条悟从衣领中拉出一条项链,上面正串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这是他本来要送给小白的。
    只是没想到还没等他找到机会, 这个项链就再也送不出去了。
    如果, 他早一点送出去的话,凭藉着戒指上自己的咒力,是不是就可以知道, 小白到底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 被他自己日日夜夜的不停反覆询问着自己。
    ——就像是刻意折磨自己一般。
    03
    白发女性跨出了「门」, 呼吸到有些怀念的空气, 忍不住舒服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