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页

    五条悟此时还保持着被口香糖黏住的模样,面前是脑袋空了的挚友尸体, 脚下是一团白花花的物体。
    五条悟:“。”
    他从未有过如此无言的时刻。
    这个场面不管怎么看都妥妥的是恐怖片现场, 而杀人凶手很明显就是那个坐在地上正在颤抖的小白狐..等等,颤抖?
    五条悟现在身体无法动弹,但嘴巴还是可以的,连忙关心的问道:“小白你怎么了?你还好吗?”
    闻言, 小白这才抬起头,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跑向了五条悟。
    “呜呜怎么办,妾身的尾巴脏了!!”
    她用着「这尾巴脏了不能要了」的表情对着五条悟哭诉道。
    五条悟:?
    18
    小白想要抱抱, 然后找人来帮她擦干净刚刚因为拍到了脑花,尾巴上面残留着一些湿湿的不知道是口水还是脑浆的液体——不管是哪一种小白都不想自己理毛, 那太可怕了。
    然而现在的五条悟却连简单的抱抱都做不到。
    她们之间已经有了隔阂, 具体来源于那个长着好多眼睛的口香糖..狱门疆。
    此时刚刚清醒的咒灵一伙人们望着这一处妥妥凶案现场直接震惊了。
    漏瑚忽然觉得五条悟真是个好人, 至少不是把他脑壳切一半挖出来,而是直接拔脑袋, 起码还留有完整的大脑。
    不过咒灵有没有大脑这还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但看着这个场面, 漏瑚还是想要悲愤的说一句。
    夏油杰!!你死的好惨啊!!连脑子都被那个小畜生给挖出来了!!
    19
    “哎?那现在怎么办,夏油杰死了诶。”
    真人好奇的观察着现场状况,事不关己的哼着歌。
    反正咒灵跟诅咒师本就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他可一点也不会为「夏油杰」的死而感到任何伤心的感觉。
    “五条悟还是被封印了, 我们的计划还是可以继、你他妈又想要做什么——!!”
    漏瑚用着自信的语气刚讲到一半, 就看见小白狐扭过身体, 从自己尚且干净的尾巴根处扒拉着,然后非常不科学的掏出了一把奇行怪状的咒具, 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就往五条悟身上捅了下去。
    漏瑚:“。”
    ——这狐狸太可怕了!!居然连自己人都杀阿!!
    20
    五条悟一眼就认出了那把咒具是什么,刚一碰到自己,名为天逆鉾的咒具强制解除术式的效果立刻发动,口香糖又缩了回去,成了一颗人畜无害的白色方块。
    看来在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很幸福阿。
    他刚想要抱起小白,就发现对方已经把天逆鉾又收回了自己尾巴里,一溜烟的跑到了漏瑚的脚边,抬头望着对方。
    漏瑚:“。”
    他受迫于解除封印的五条悟一动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白狐围绕着他的脚边蹭了蹭。
    ..这是在表达对自己的喜爱吗?!漏瑚惊喜的想。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只见小白狐「友好」的举起尾巴在他的裤管蹭了蹭,直到把尾巴上那些不明液体给擦干净后,才满意的又跑回五条悟身边,用后脚站起,高举前爪,浑身都表明了一个意思——妾身干净了!妾身要抱抱!
    被当作一块抹布用完就丢弃的漏瑚:“。”
    草(一种植物)!
    21
    之后的事情非常理所当然。
    脱离了封印的五条悟当然不会放过这些咒灵,等到其他人到来后,除了一片昏睡的人群,已经什么咒灵也看不见了。
    涉谷事变以咒术界的大获全胜拉下了结尾,而搞出了各种意外的小白则是在五条悟的怀里乖巧的深藏功与名。
    “你说妾身怎么从笼子里跑出来的?”小白茫然的抬起头望着跟自己「丈夫」长相一样的人,复述道。
    虽然一开始没有发现,五条悟也没有特别跟自己说,但她还是隐隐察觉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也许跟自己一直生活的世界是不同的,即使长相一样、个性一样、名字也一样,终归不是她所爱的那个人,所以小白并不愿意变成人形。
    “因为,妾身会瞬移呀。”脑中转过了很多念头,小白慢吞吞的说:“而且油油的话,笑起来才不是那样子呢。”
    五条悟想起回忆里的挚友,忍不住笑了:“说的也是,杰他。”
    “应该会骂我「笨蛋悟」吧。”
    22
    又是一个新的早晨。
    刚睡醒的五条悟意识朦胧间一如既往的伸手往自己的身侧摸去——这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
    但不同于以往,当接触的身旁冰冷的床铺,五条悟猛然睁开眼,发现怎么也找不到那抹小小的白色身影。
    小白消失了。
    就像是被人刻意擦去了痕迹,所有人都不记得自己的生命中曾经有过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
    除了五条悟自己。
    就像是那天出现时一样突然,就连消失也让他毫无准备。
    她误闯进了他的生命里,却在搅乱了一切后又擅自的离开了。
    五条悟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什么。
    也许是生气,也许是遗憾,又或许,是溺水的人想要紧紧抓住的一根稻草。
    这个世界没有人记得她,除了他自己。
    真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