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页

    小白一把子震惊了,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怜悯的神情。
    “原来如此嗷,这就是你身上飘出了腐烂气味的原因吗?”
    羂索:?
    小白趁他呆滞的一瞬间跑到了他的头顶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末了还抱歉的说:“对不起呀杰,没钱洗澡和换衣服不是你的错,毕竟你不像是悟那样有钱。”
    她话没说完,又抬头猛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才继续说下去,“..但是妾身还是觉得个人卫生很重要的。”
    羂索:“。”
    他把小白狐抓了回来,看着对方一脸诚恳,此时只有一个气势磅礴的字可以形容他的心情!
    艹!
    14
    五条悟觉得自己万圣节不能跟小白待在一起却要跑来涉谷打那些丑丑的咒灵,心里非常不平衡。
    凭什么人家都在挨家挨户要糖果,就他要可怜的出任务阿!
    要糖果他不香吗!!
    尤其当看到眼前拿普通人类当人质的咒灵他更生气了!
    这群单身汪就不能替他这个有妇之夫想想吗?!起码挑一个普通的日期阿!
    实在不想浪费时间了,五条悟嚣张的勾了勾手,发出了反派宣言:“你们赶快打一打吧,干脆一起上吧,我还赶着回家陪老婆呢。”
    咒灵们:?
    “不要太小看我们了啊!!”漏瑚喊出了主角的话,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谁才是反派!
    一切都照着计划顺利的进行着。
    羂索瞥了一眼地上的笼子,觉得一切计划都十分完美。
    【狱门疆,开门。】
    15
    “嗨,悟。”
    五条悟一回头看见的就是早就应该死于自己手下的挚友。
    因为小白不久前跟他提过夏油杰的关系,他不过短短回忆了一下,刚想要开口,就被眼前的「夏油杰」给打断了。
    看起来还差一点时间,幸好准备了备案。
    “哎呀,悟,看看这是什么?”
    羂索眯着眼,举起了手中的笼子,里面赫然正是满脸写着懵逼,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小白。
    “什!?”
    五条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小白,短短愣神了一秒的时间就是致命的,足以在等他反应过来这是个圈套之前,成功让狱门疆启动。
    “真是的,悟你认不出来吗?”羂索用着夏油杰的身体笑眯着眼,轻松的说:“你想要回家陪老婆对吧?真可惜呢。”
    “你老婆在我床..我是说在我手上呢。”
    听见这个虎狼之词的五条悟:?
    16
    被一团奇怪口香糖黏在身上,而且还没有咒力的状况并不好受。
    但五条悟此时更担心的是在「夏油杰」手上的小白。
    “连别人老婆都绑架也太卑鄙了吧..你到底是谁!”
    “真是恶心。”羂索丝毫没打算隐藏自己不是本人的事实,随手把小白的笼子扔在脚边,伸手拉开了额头上的缝合线。
    五条悟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对方惊悚的缓缓拆掉上脑壳后露出的里面长了张嘴巴的大脑。
    “你是怎么知——”
    在五条悟的视角看来,这一瞬间,彷佛像是电影拍摄的慢动作。
    眼前披着自己挚友的皮的家伙一手还拿着挚友的脑壳,亮出了里面的脑花,笑得一脸灿烂,浑然不知在他的身后,正有一只眨着无辜眼神的小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己跑出笼子里,跳到半空中,一个华丽的托马斯回旋,一尾巴拍在了羂索那白花花的脑花上,让他顿时体会了一把自由落体的感觉。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
    “悟说过!不可以看到异性的裸体!看到就打他!!”
    对于羂索来说他现在的本体就是那团脑花,所以他掀开了脑壳,在小白的观念里就是脱掉了衣服。
    当着她的面脱衣服,那能怎么办呢?
    当然是按照五条悟的指使打他!!
    靠北阿!!你他妈是哪来看到我裸体!!
    直到这时,飘在半空中的羂索才终于回过神来,搞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后立刻破口大骂。
    他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从哪一步走错的,明明原本一切都很完美的照着他的剧本走着。
    此时此刻,他只有一句话想说:这到底是他妈哪来的该死狐狸!!
    五条悟也没反应过来。
    主要是这个反转过速,前一秒对方还一脸胜券在握的笑着,下一秒就直接被人嫌弃着打出了全垒打,可谓是见者流泪闻者伤心阿。
    但他此时被封印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团脑花惊愕的张大着嘴,从「夏油杰」的头上被打飞了出去,咕溜溜的滚到了他的脚下。
    五条悟:“。”
    他抬起了脚,在脑花惊恐的眼神..哦他没有眼睛,是惊恐的嘴巴中,一脚踩了下去。
    “啪唧。”
    作者有话要说:
    脑花:你他妈!!
    ——
    咳,番外图个乐呵,别深究。
    写完我都觉得脑花太惨了(抹泪
    第77章 番外 原作进行时完
    17
    小白现在正处于一个很严重的烦恼之中。
    关于她因为不想看到裸体而把大反派直接拍飞这件事情, 怎么想都有点不对劲。
    但小白丝毫未有所觉,而是看着自己的尾巴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