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页

    “就说了我没有老婆——”五条悟脱口而出,忽然感觉不太对劲,这句话怎么讲出来有点哀伤,强硬的转了个弯,“我是说,我没有狐狸老婆——”
    小白抽抽噎噎的掉着眼泪,“明明昨天还抱着妾身的身体【哔——】的,为什么今天早上就不要妾身了?”
    这句话十分有意思,五条悟立刻感觉到身后自己学身投向自己的各种鄙夷视线。
    但他才不会在意这种事情,迳自开口:“既然你这样说,那你说说我【哔——】大吗?”
    小白闻言,狐耳抖了抖,肉眼可见的变得有些粉红色,羞涩的扭过头,用着堪比蚊子的音量说道:“妾身没比过..但是还挺疼。”
    五条悟严肃的点点头,“那没错了,你是我老婆。”
    一旁的吃瓜群众们:??
    06
    事情的展开有点离奇而且充满着颜色,但五条悟却像是毫无感觉一般蹲下身终于把那只哭兮兮的小白狐给抱进了怀里安慰,这才发现她的脖子上正挂着一条项链,上面串着一个他感觉十分熟悉的戒指。
    五条悟一手托着小狐狸,一手惦量了一下戒指,六眼可以清楚看见那属于他自己的咒力流淌在这上面,半点做不了假。
    虽然他对此一点记忆都没有,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这可是白捡了一个老婆哎!(大声)
    07
    “你说油油是谁?”小白满脸困惑的歪着脑袋,不明白为什么五条悟会问出这种一定会被某人打的问题,“就是杰呀?”
    她看着五条悟逐渐睁大的眼,好心的补充:“油油不是跟悟你一直都是什么Best Friend吗,在我们搬家前都住在隔壁的。.你们怎么了?”
    小白感觉气氛有些奇怪,好像在她说出这个名字后五条悟和二年级的三个人表情忽然就沉了下来。
    她好奇的张望着四周,“对了油油呢?他怎么还在睡觉?还有乙骨呢?”
    “..别找了,他不在了。”五条悟很快就平复下自己的心情,“你最后看见他是什么时候?”
    小白奇怪的看向他:“昨天呀!”她们还一起美其名训练,实际上是殴打了所有一二年级学生。
    这个答案有些意外但似乎又是现在最合理的解释。
    五条悟心中了然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揉了揉小白狐的脑袋。
    08
    小白狐似乎对高专异常的熟悉,很快就融入了整体之中。
    五条悟也渐渐习惯了早上起来身旁会躺着一只小狐狸,总是会rua一把过了瘾才出门去上课。
    不同于以前,似乎在发生过「早上五条悟不认识她」的这件事情过后,小白就一直保持着狐狸的模样,从来没有变回人形过。
    五条悟虽然从小白口中得知这家伙是有人形的,但对方没有想要变的意思,他虽然好奇也不会多说什么。
    凭藉着这些线索,他对于小白的来历也有了些猜测,只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迟迟没有说出口。
    ——小白并不属于他这个世界,而是来自于另一个可能跟这里很相似的,同样也有一个「五条悟」的平行世界。
    这个认知深深扎在他的心里,每当小白狐对自己表现得熟悉且亲昵的时候,他就会反覆想起这个事实,冷静的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她信任的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五条悟」。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事实,但感情上却有某个声音在否认。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
    但他的表面上依旧挂着没心没肺的笑容,时不时揪一把小狐狸的尾巴,或是偷偷拔了对方肚子上的一小撮毛,惹得小白哇哇大叫的跑去找其他人控诉五条悟的三岁小孩行为,然后他就会接到来自各个学生的护崽行为。
    【偷偷藏起来的话,会变成只属于自己的小狐狸吗?】
    09
    万圣节快到了,高专的大家忽然热衷起了布置校园。
    小白蹲在虎杖悠仁的头上,在对方的帮忙下成功将蝙蝠装饰挂在了门框上。
    “哇,小白好棒!”钉崎野蔷薇和禅院真希在一旁欢呼,此等崩人设的行为在小白在她们卖萌打滚后,在大家眼里已经习以为常了,“太厉害了,你就是咒高的明日之星阿!”
    小白的尾巴摆动得更快了,被虎杖悠仁从头顶抱到了怀里,享受着大家的夸奖。
    “话说回来,小白怎么会跟五条老师在一起的阿?”虎杖悠仁终于问出了这个大家疑惑了很久的问题,教室内的众人纷纷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实则竖起了耳朵,放轻了动作,深怕错过一点八卦。
    小白狐歪着脑袋,“因为妾身被悟救了呀,绫华说要做个有礼貌的小狐狸。”
    这个故事他们听过,只是主角是白鹤,众人默默的想。
    钉崎野蔷薇沉默了一下,忍不住吐嘈:“..所以你就以身相许了吗?”
    小白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当然不,所以妾身就给了他一爪。”
    众人:?
    有点离谱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10
    五条悟有了个狐狸老婆的消息不胫而走。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有个共通点,那就是露出了「本来想说点什么但还是算了」的表情——就连咒灵也不例外。
    漏瑚一言难尽的听着「夏油杰」讲述的这个离谱消息,不想相信那个曾经把他打得只剩下一颗头的人xp居然如此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