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页

    “我们可都是纯爱啊。”
    熊猫绘声绘影的描述着。
    据说那时候的夏油老师脸色特别难看。
    狗卷棘默默的从中得到了有用的知识——乙骨忧太不仅是个纯爱党还是个天然黑,绝对不要惹到他。
    06
    乙骨忧太刚送走了一直被自己的诅咒给束缚在这个世界上的里香,回过头就看见五条悟抱着自己的「妻子」在等他。
    他没有多想,刚才经历了一件大事的他忘记了真希曾经警告过的事情,苦笑着说:“老师和师母的感情真好啊。”
    像是一瞬间打开了什么开关,五条悟像是完全不用休息一般开始疯狂发射他的粉红泡泡,从与小白的认识开始,一路讲到了他们是怎么克服「大魔王」的阻拦,最后成功走在一起的——这个过程用时三个小时,其内容可以说是钜细靡遗,让乙骨忧太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不该打断对方。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真希会特别警告他这种事情了。
    现在的他非常后悔没有听对方的话。
    而被各种感情史洗脑的乙骨忧太,没有注意到在五条悟怀里,同样被迫复习了三个小时自己的恋爱史的小白狐,已经羞涩的快要变成粉红狐狸,把自己的小脑袋深深埋进了五条悟的怀里。
    07
    对于成为挚友口中的「大魔王」,夏油杰表示已经习惯了。
    他那时甚至愉快的对着自己的挚友说:“既然你要跟小白结婚,那你得先叫我声爸爸来听听。”
    当初叫了被嫌弃,如今地位互换,五条悟陷入了沉默。
    最后他还是艰难的喊出了那个称呼:“爸。”
    夏油杰笑眯眯:“欸,乖。”
    五条悟:“。”
    乙骨忧太听熊猫说,那天高专的森林毁了大半,把夜蛾校长气得半死。
    08
    乙骨忧太一直都很佩服五条悟。
    不止对方那时候帮助了自己,还教会了自己许多事情,而且甚至还跟自己一样是个纯爱党——虽然真希在听见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十分微妙。
    这样的细小崇拜一直持续到了某天,乙骨忧太碰巧看见五条悟牵着一个白色长发的女性在高专散步才嘎然而止。
    他慌张的跑去找了真希她们说出了自己看见的事实,却没想到只得到了三人直直盯着自己的眼神。
    乙骨忧太:?
    09
    熊猫非常平静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悟没有出轨,那就是他的亲亲妻子。”
    乙骨忧太:?
    “可、可是五条老师的妻子不是那只小白狐吗!?”
    狗卷棘也拍着他另一边的肩膀:“鲑鱼!”
    乙骨忧太:??
    最后是一旁的真希看不下去,暴躁的说:“笨蛋!你还没发现吗!小白小姐就是那只小白狐!你看到的那个女性跟小白狐是同一个人!”
    乙骨忧太:!!?
    他觉得自己的纯爱遭到了背叛!!
    10
    五条悟发现最近自己的好学生忽然陷入了消沉。
    身为一个nice guy,他在某天下课拦住了真希。
    听到对方拦住自己的原因是想问乙骨忧太的问题,她原本不耐烦的眼神顿时奇怪了起来。
    “你还不知道吗,就是你伤害了他阿。”
    听到这话的五条悟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但不过几秒钟,他就听懂似的点点头,说道:“哦,是这样吗,那我知道了。”
    这下轮到真希打出了一个问号。
    11
    身为全校唯二谈过恋爱,而且还听完了五条悟所有爱情故事的乙骨忧太(虽然是被迫的),直接成为了五条悟唯一可以谈论感情问题的人选——虽然严格上来说,都是乙骨忧太单方面被迫被五条悟撒狗粮。
    但最近五条悟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居然开始反省起了这个不人道的行为。
    乙骨忧太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脱离狗粮吃到饱的地狱,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小看五条悟了。
    他看了看左右两旁跟他一起被迫吃狗粮的禅院真希、熊猫、狗卷棘还有伏黑惠,默默的为大家一起在心里点了蜡。
    这就叫做平摊伤害..吗。
    12
    最后这项集体「课外活动」是被小白小姐给打断的。
    起因是那天伏黑惠状似无意的「不小心」拨通了小白小姐的电话,然后五条老师正在讲述的各种恋爱史就从话筒中传进了小白小姐的耳朵里。
    于是他有幸见证了五条老师被小白狐一尾巴拍飞,然后被变成人形的小白小姐给拖了回家的场面。
    至此以后他们一群人终于解脱了!
    做得好!惠!NICE!
    乙骨忧太在心底默默的比出了大拇指。
    13
    很久以后,当自己升上二年级,多了两个后辈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还有本就认识的伏黑惠时,他在第一次见面就镇重的对着他们警告道:“绝对,不要在五条老师面前提到任何跟他感情有关系的话题。”
    一旁的伏黑惠深有同感的点头。
    只有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满脸不解的看着他。
    乙骨忧太彷佛看见了当初还未遭受摧残的自己,只能深深叹了口气。
    他怜爱的摸了摸后辈们的头,说着所有前辈都会说的话:“没关系,你们以后就知道了。”
    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