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页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直到小白已经有些晕呼呼的,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成了糨糊,五条悟才舍得放开了她。
    两人躺在床铺上,手紧紧牵着彼此的手,一起望着纯白的天花板,互相十分有默契的都没有开口。
    “我爱你,悟。”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小白,第一次听见这句话的五条悟愣了一下,蠕动着嘴唇,却始终没有说出与之相等的话,只能压抑的应了一声:“嗯,我知道。”
    小白彷佛知道他想说什么一般,微微侧过头看向他,说道:“其实妾身不在意的,被悟诅咒了也没关系,只要一直跟悟在一起就好了。”
    “..我也是。”
    五条悟深吸了一口气,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或许早在他向她求婚的那天就已经想清楚了。
    爱是最扭曲的诅咒,他之前始终克制着自己不能真正的爱上她,但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悄无声息的诅咒了小白。
    这样的结果对小白是好是坏他不清楚,但是他唯一能确定的一点就是,这辈子他恐怕再也无法放开小白了。
    一想到如果小白离开了自己,他就完全无法想像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彷佛是感觉到了五条悟的心情,小白凑近了他:“妾身会一直站在你旁边的。”
    五条悟忍不住伸手弹了她的额头:“那我可真是太感动了。”
    小白捂着额头,崛起了嘴。
    “说好了,你未来后悔也没用。”
    五条悟顿了一下,最终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笑容:“你可别想逃跑啊,我可是已经诅咒你了,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把你找出来。”
    “我爱你,五条白。”
    作者有话要说:
    好耶,熬了两天夜终于写出来这章了!
    番外果然就是要各种撒糖对吧!
    下一章番外应该是写结婚的事情——
    第74章 番外 纯爱战神的高专生活
    番外纯爱战神的高专生活
    01
    最近在高专的所有人都有了一个相同的共识。
    那就是绝对不要跟五条悟谈到任何和「恋爱」有关系的字眼, 例如「情人节」、「结婚」、「喜欢」等等相关的话题。
    “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禅院真希认真严肃的警告着第一天入学的乙骨忧太,可惜后者一脸迷茫,无法理解为什么不能跟看上去很靠谱的五条老师说到这些, 但他还是乖巧的点点头, 表示自己知道了。
    02
    今天的高专又在上演了夏油杰和五条悟的「狐狸争夺战」。
    熊猫对着满脸震惊乙骨忧太摊着手,语气十分无奈地说:“悟和杰还是老样子呢,这种场面每几天就会出现一次啦,你之后就会习惯了。”
    乙骨忧太:!?
    他正坐在操场的阶梯看着那两个打的不可开交的老师, 又看了看应该是事发中心,但现在却蹲在自己脚边卖萌的小白狐,迟疑了一下,确定里香没什么反应, 这才把正扒拉着他裤管的小白狐给抱了起来。
    小狐狸很乖,趴在他的腿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忍不住摸了摸那看起来就很柔软的雪白皮毛, 小白狐立刻舒服的在他的手下打了个呼噜。
    “忧、忧太!你在摸什么!?”熊猫忽然惊恐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鲑鱼!”一旁的狗卷棘也连连后退。
    “哎!?怎么了吗!?”乙骨忧太被两人的态度吓到, 连忙松开摸着小白狐的手, 双手高举,以示自己的清白。
    小白狐也抬起了头, 对于乙骨忧太停下手不满的嗷了一声。
    熊猫满脸的不可说, 和狗卷棘同步动作在自己面前挥了挥手,然后一溜烟的跑远了,只留下满脸问号的乙骨忧太。
    他就这样望着熊猫他们跑远了, 然后一回过头, 就看见了五条悟和夏油杰一起蹲在他身后, 笑得一脸核善。
    “哎呀, 忧太真受女孩子欢迎呢,就连小白也这么喜欢你啊。”
    乙骨忧太:!!?
    03
    乙骨忧太一直以为自己的两位老师在共同饲养一只小白狐, 就像是养小猫咪一样,两人会互相争着谁才是小猫咪最喜欢的人。
    而小狐狸时常在他们吵架时神出鬼没的跑来找他讨摸摸,时间久了他也有些习惯了,只要看到小白狐出现在他旁边,就知道今天五条老师又要迟到了——为了跟夏油老师打架。
    然而每次他的高专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令他非常不解。
    直到某天,他终于忍不住好奇询问了一脸诡异的真希同学这个问题。
    对方挑起了眉,用着「你居然连这也不知道」的眼神看向他,好心的说道:“那只狐狸,是笨蛋悟的妻子。”
    乙骨忧太:!!?!
    04
    乙骨忧太在高专被迫刷新了很多世界观。
    最让他震惊的大概是自己那看着轻浮的五条老师,居然是个纯爱党。
    所以在得知是自己诅咒了里香后他只是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啊,这样跟五条老师就一样了呢。”
    05
    据熊猫所说,夏油老师曾经私底下严肃的问了乙骨忧太跟里香的事情。
    结果没想到乙骨忧太居然满脸纯真的说:“老师,我跟五条老师一样的。”
    就在夏油老师皱着眉头想要继续询问的时候,对方又无辜的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