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

    她又瞄了一眼底下的一堆碎石废瓦,不由得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幸好这个尴尬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很久,身后拎着她的人似乎才发现自己救的生物跟一般认知上的动物不太一样,好奇的发出了一声“哈?”
    狐斋宫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晃了晃脑袋,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此时终于不用继续面对底下那一堆发着闪闪亮光的钢筋——而是改跟一个戴着墨镜头顶白毛的家伙互相对看了。
    一人一狐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白发少年才终于懒洋洋地开口了。
    “..话说,这是什么新品种的狗?”
    明明是只狐狸却被叫做狗的狐斋宫:??
    她怒视眼前的人类,张口就是:“嗷嗷嗷呜呜!!”
    狐斋宫开口后顿时就震惊了,她从刚刚就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好像少了不少,连狐狸型态的时候都无法发出人言了!
    然而白发少年明显不能理解,他眯起眼「哈?」了一声,改拎起了狐斋宫的尾巴将整只狐狸倒吊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觉得一定是在骂我。”
    “嗷嗷嗷!!”
    “悟。”
    一名黑发绑着丸子头的少年从天上跳了下来,无奈的说:“你又忘记开帐了,回去一定会被夜蛾老师骂的。”
    “啧,真麻烦。”白发少年撇了撇嘴说道:“那种东西有什么意义阿。”
    “当然有,帐是为了——”
    “啊啊,烦死了,你那套正论别在我耳边唠叨了。”名为五条悟的白发少年单手掏了掏耳朵,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悟,你是想打架吗?”黑发少年眯起眼,周身隐隐有着咒力在流转。
    “来啊!”五条悟就在等这句话,他扬起一个嚣张的笑容,“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就在两人一触即发的时候,一直被抓着尾巴还被忽视掉的狐斋宫终于忍不住了。
    她藉着晃动到最顶点的时候直接一口咬在了五条悟的手指上——
    然而她咬了一个寂寞,只感觉自己咬在了一团空气上,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包裹着这个人的周身。
    本来要打起来的两人顿时都被狐斋宫的动作给吸引了,名为夏油杰的黑发少年困惑的看着死死咬在五条悟手上的这只白色生物。
    “从刚刚我就很想问了。.悟,这是?”
    他原本还以为是玩偶,现在看来是活着的啊。
    五条悟把手上这只因为他的无下限咒术而只能委屈的咬空气的狐狸给拔了下来,懒洋洋的说道:“啊?刚刚在祓除咒灵的时候碰巧看见这只狗要摔死了,就顺手捞起来了。”
    “。”夏油杰沉默了一下,“那应该是只狐狸吧?”
    “我知道啊。”五条悟随意的把只有他手臂这么长的小狐狸给翻了个面,看着正瞪着大眼睛死命发出低鸣声的白色小狐狸,说:“但你不觉得她很像狗吗?”
    狐斋宫:??
    她这么一漂亮的白狐!!
    说她是狗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你这白毛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然而开口却依旧是“嗷嗷嗷呜呜!!”
    狐斋宫:“。”麻了。
    幸好那个夏油杰还有点仅存的良心,他看着白色狐狸的反应,委婉的提醒了五条悟,“我觉得这只呃..狐狸,可能不是很想被当作狗。”
    “是这样吗?”
    五条悟举起了白狐,“好,那给你三秒,现在说出「我是狐狸」我就不把你当作狗。”
    现在不能说人话的狐斋宫:“。”就很想杀人。
    “3、2、1。”瞬间倒数完毕的五条悟立刻说道:“你没反驳,也就是说你就是狗了。既然如此,你就叫做小白吧。”
    “嗷嗷嗷!!”
    狐斋宫、哦不,现在叫做小白了,愤怒的疯狂挥舞着自己的爪子,然而对于开启了无下限的五条悟来说,这都是徒劳无功的。
    目睹一切的夏油杰本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耸耸肩放弃了。
    被五条悟拎着带回家的小白,此时只想对着五条悟做出非常不优雅的动作。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快放妾身下来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摸鱼了一下,嘿嘿。
    封面还要等一阵子才有,就先不换啦!
    【我的下一本!欢迎专栏戳戳收藏——】
    《(咒回)我把杰哥种进土里后》cp是努力捂住马甲不掉的杰哥,小甜饼!
    文案:
    夏油杰有一个虽然漂亮却十分无趣的同桌。
    他本来以为自己跟日上真璃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才对,结果没想到在那个雨夜,自己变成了一只湿漉漉的狐狸,碰巧遇到了撑着伞的她,被对方捡了回去。
    至此以后,似乎在他们之间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直到回过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经无法从对方的身上移开了。
    人生第一次动心的夏油杰仗着自己人类时是同班同学,变成小狐狸时对方是自己的饲主,在某天回家的路上,终于对着棕栗色发的少女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结果没想到本来面露「羞怯」的少女,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
    “要我和你在一起也可以,你先把脑壳掀开来给我康康!”
    初中杰:?
    这是什么新型的拒绝手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