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BG同人] 《(综漫同人)我在高专当团宠》作者:墨离夜【完结+番外】
    简介:
    在某天回家的路上,某最强咒术师捡到了一只白色的狗。
    虽然那只狗有着九条毛绒绒的大尾巴,但是他不在意,并且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做小白。
    其实叫做狐斋宫的小白:??你礼貌吗!?
    好不容易小白终于取回了人形,某天,她看着电视,一个小男孩对着自己的母亲说了“我爱您”,母亲便给他买了许多糖果。
    小白:懂了,格局打开了!
    她回头认真地对着五条悟开口就是一句:“悟!我喜欢你!”
    某最强咒术师:??好耶!!
    虽然很突然,但终于等到这等好事的他当然立刻答应了下来,并且给了小白很多油豆腐和鸡腿吃。
    小白快乐的将食物吃的一干二净,并且暗自计划下一个目标。
    于是就在最强咒术师以为自己终于脱离了单身汪的行列,奔向人生赢家的隔天,他亲眼看见了小白对着自己多年的好友说:“杰!我喜欢你!”
    某最强:(瞳孔地震)
    #小丑竟是我自己?#
    九尾狐呆萌直球少女X最强咒术师直男饲主
    本文又名:《我把你当饲主你却想泡我?》、《关于那个性格糟糕的最强怎么会有老婆之不得不说的故事》
    排雷指南:
    1.女主是原神世界过来的,前世狐斋宫,不过没有记忆,本文1.1,CP是辣个最强咒术师。
    2.点击即可观看高专dk养崽的夹心日常(狗头),全文轻松日常沙雕向~
    3.惯例的OOC警告!!
    4.全文主咒回,原神成分估计不多,没玩过也可以看懂。
    内容标签:综漫 情有独钟 甜文 咒回
    搜索关键字:主角:狐斋宫/小白,5t5┃配角:杰哥,咒术师众人┃其它:下本开《重生后前男友变成小狐狸了》
    一句话简介:我把你当饲主你却想泡我?
    立意:幸福要自己争取
    第1章
    “小狐?”
    神里绫华疑惑的喊了一声,平常这个时候狐斋宫应该都在神里家外头的一棵樱花树下翻着肚皮晒太阳的,然而今天的她却迟迟没有出现。
    虽然小狐平时也喜欢四处乱跑,但是对于这件事情倒是雷打不动的坚持。
    神里绫华不由得有些担忧。
    而在八重神子和雷电影都表示没有看见过那只白狐后,神里绫华的担忧上升到了最高点。
    “到底去哪了呢。”她喃喃的望向天空。
    ※
    狐斋宫此时正一脸懵的站在了一栋废弃楼房的屋顶。
    她记得自己明明在草地上追着蝴蝶,怎么会一回神就跑到了这个不仅没有草地、没有蝴蝶,甚至还散发着奇怪的令人感到恶心气息的地方。
    难道这就是话本里面写的穿越吗?
    狐斋宫摆了摆身后九条雪白的大尾巴。
    她将其中一条尾巴搂进怀里,这才有了些安全感,然后缓缓伸出了脚掌,轻轻往前方那团黑色的气息踏了一下。
    一种像是被电击刺痛到的感觉瞬间传回了狐斋宫的身上,她立刻吃痛的缩回了脚爪往后跳了好几步,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这、这团黑色的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感觉!?
    狐斋宫警惕的盯着眼前的黑气,然后赫然发现,那团黑气忽然长出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缓缓往后退了一步,正在犹豫要不要干脆直接把这团黑气冻成冰棍的狐斋宫忽然发现那团黑气越来越庞大,逐渐有了实体,然后——
    变成了一只超大的有着一堆手的的怪物。
    狐斋宫:??
    被对方庞大的身躯所造就的阴影给笼罩住的狐斋宫,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这种会让她想要脱口说出一些不雅词的生物。
    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狐斋宫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果然还是直接把这个冻成冰棍吧。
    小白狐一抖身后的九条大尾巴,一双犹如红宝石般清澈透亮的眸子在不知什么时候昏暗下来的空间中闪烁出异样的神彩。
    脚下的地面逐渐凝结成霜,隐隐的寒气围绕在狐斋宫的周身。
    正当眼前的怪物伸出了他身上无数的灰暗的手想要抓住眼前的小白狐,而狐斋宫也已经准备好直接送对方一发冰椎时,她忽然感觉到一股危机感。
    狐斋宫立刻抬头看上天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发咒力弹直接把狐斋宫眼前的大楼给轰没了,更不用说那只咒灵了,直接死得不能再死了。
    狐斋宫看着眼前坍塌的大楼狐脸一懵,一个不小心没踩稳,脚下一滑,就顺着碎裂的石块一起掉了下去。
    “呜!!”
    她惊慌的下意识紧闭上眼,用上尾巴保裹住自己,准备迎接将要到来的疼痛。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她悄咪咪的睁开一只眼睛,发现自己正悬浮于足足有三层楼高的半空中。
    这个高度摔下去绝对会变成丘丘人饼干吧!!
    想到了那个画面,狐斋宫浑身一抖,刚想转身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自己连这点也做不到了——
    因为她后颈的皮毛正被不知道是谁牢牢的捏着,自己只能无助的摆了摆尾巴想要构到勾着自己脖子的东西,但又不敢太大力,深怕自己没弄好一不小心就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