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页

    粉丝只是浅嗑一下纸片人的cp,但简朔这位游戏制作人本尊却并不满足,他的社交媒体账号不仅关注了关于这对cp的话题,还在淮栖不知道的情况下去买同人周边,以至于被圈内戏称为官方亲自上锁。
    淮栖扶额,自己都两个月没见过这位“搅浑水爱好者”了,他问:“一苏不是很忙吗?”
    谷茜理直气壮道:“再忙还不让人嗑cp了?”
    淮栖:“……”
    “淮栖,”见他们聊完,符西忽然在一旁插话道,“叶老师要搬来遥城,你知道吗。”
    淮栖惊讶道:““叶老师?”
    “嗯,大概一个周之后?”符西说,“春节你可以见到她。”
    虽然阔别几十年,记忆都褪色得差不多了,淮栖还是在即将见到母亲时,忍不住地心跳加速。他问:“她为什么忽然决定“来这里。”
    “当然为了你啊。”
    淮栖一愣。
    “简朔是这么说的。”符西淡淡道,“这件事也是他告诉我的。”
    淮栖垂下眼眸来,说道:“他没有和我提起。”
    “那你待会详细问他好了。”
    “什么“待会?”
    看着淮栖疑惑的神色,符西挑眉道:“得,你不知道简朔回来了啊。”
    ““不知道。”
    “我还以为你今天这么早来这里,是因为知道他回来了呢。”符西哭笑不得,说道,“过去吧,他现在在楼上。”
    ……
    简一苏似乎刚睡了一觉,半醒间端着一杯咖啡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小憩,微醺的暮色在他白睡衣上画了一道明暗交界线,他的上半身则沐浴在光里,正闭目养神。
    是一处十分赏心悦目的景色。
    淮栖没有长时间的欣赏,他轻步走上前去,急切地说:“你回来都没有告诉我,”
    简一苏舒展了一下身躯,慵懒地托着腮,嗓音稍沉,目含笑意地看着他,说:“我到家的时候,你还在考试。”
    淮栖的胸膛里怀着一颗狂跳不止的心脏,一声不吭地抱紧了简一苏。
    “抱歉,”简一苏吻他的发旋,“我太困了,睡久了一会儿。”
    淮栖知道他很累很累,可自己也好想好想他。
    他在简一苏的身上闻到了一股香味,是柠檬糖和咖啡。
    淮栖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地角度枕着,问:“你下一次出差是什么时候?”
    “不走了,在家陪你过春节。”简一苏清了清有些沙哑的嗓子,说,“还有叶老师“哦,还有妈。”简一苏改口说。
    “那寒假之后呢。”
    “也不走。”简一苏无奈道,“我得回遥大补课,和你一块上早八。”
    淮栖:“……”
    他抬起头来望着简一苏。
    他都差点忘了,这个已经可以在外搅动时局的小简总是他的学长,遥城大学未毕业的在校生。
    叱咤完了风云一落地,还得和普通学生一样,上神仙都躲不过的早八。
    淮栖有一点小开心。
    任是媒体和公众把简朔渲染得再无所不能,他只要回家,仍旧是自己认识的简一苏。
    他会累,也会不小心在某个下午时分睡过了头。
    简一苏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道:“枝枝,你看这个。”
    淮栖朝他手指敲点的方向看去,见到了闻钱曾经用来捕捉三只鬼的符咒瓶。
    但现在里面空无一物,淮栖奇怪道:“那三只鬼魂呢。”
    它们一直放在自己的公寓里,他搬来和简一苏一起住之后,它们也一起来到了这栋别墅。
    “不见了吗。”简一苏虽然看不见鬼魂,但他的语气却是意料之中的淡然。
    淮栖接过空空的符咒瓶,反复打量,问道:“你做了什么?”
    “我带着它们去看望了一下靳姨。”简一苏平静道,“还有“我的父亲。”
    魏老和靳筱,这两人都在监狱里。
    靳筱的罪名在于隐瞒真相,不至于以死赎罪。
    如果她能和自己心狠手辣的父亲一样扔掉人性,或许简一苏“复仇”的道路不会这么顺利。
    如果她能放弃隐瞒横下心来与罪孽割席,或许她的前程比现在要好一些。
    无论是前是后,靳筱都输在了心软上。
    简一苏认为她有罪,但并不否认她的能力不俗。若没有尘封的罪孽,他的这位靳姨将是深蓝介子无可替代的合作伙伴。
    简一苏叹了一口气。
    淮栖好奇道:“你们聊了什么?”
    “不重要了,”简一苏释然地笑道,“重要的是,坏人被审判,它们的执念终于了结了,不是吗。”
    “嗯……”淮栖点头。
    或许“能看见鬼魂,并不是一件坏事。在淮栖眼里,鬼魂从具象的恐怖变成了一种抽象的意义。它们的出现在提醒着他,不为人知的地方尚存在着沉默的腐烂。
    应了淮栖曾经的玩笑,在某种意义上,像他这样能看见鬼的吊车尾,真的是上天选中的一个“救世主”。
    世界可以大到囊含全物种,也可以小到只是一个发育中的小胚胎。了却一个人的死后执念,使其灵魂归于安乐。淮栖想,也算是救世吧。
    淮栖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公测时救过的苏尔,说起来,自己还没有就《魂火》内容好好地和简一苏聊过,他问:“可你是怎么知道完整的真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