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页

    ……
    从各种细碎的信息中淮栖知道了真相的一些细节。
    靳文博也不是冤大头,虽然凶手蔡西是他雇的,但“给水源下毒”就可以悄无声息做到的事,被他生生搞砸成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案。为了不让事情后续发酵,靳文博哄骗蔡西先以死去的弟弟蔡东的名义被抓——因为蔡东是精神病,靳文博告诉蔡西他可以帮其逃脱死刑,并想办法让他重获自由。
    靳文博承诺的出狱后的金钱与地位让蔡西相信了他。
    但蔡西并没有如愿,而是在靳文博的操作下,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监狱。
    而多年之后,他的弟弟蔡东因第二条命重塑身躯,不知情的他想办法启用了“蔡东”这个身份继续生活,并在老去时,成为了淮栖的邻居。
    这就是为什么在陈盼安的调查中他们的身份证件会出现问题,为什么淮栖在看到邻居老人时眼前会闪过噩梦的走马灯。
    而关于魏立辉——
    他起初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心脏源,所以没有打简一苏的主意。但自己的儿子死在手术台上之后,悲痛而迷信的魏老相信了道士所说的“心是魂的容器”这种说法,他需要一个适配的正常容器召回儿子的“第二条命”。于是为了得到简一苏的心脏,而纵容了靳文博杀死实验体的计划……
    而结果“正如淮栖和谷茜分析的那样。
    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物归原主。
    这场延续多年闹剧最终落幕。
    真相大白之后,中间曲折发展的事故、阴谋、调查、立案、抓捕不必详述,最终的结果是靳氏封停,魏立辉与靳筱锒铛入狱。
    简一苏选择了一种令他们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将他们的罪行向全世界宣告。
    罪行将永远地留存于《魂火》这款开山立派的作品中,烙进青史。就算这一阵子的热度过去,这些罪犯不会被淡忘,而是会被后人一次一次地唾骂,一次一次地钉在罪名架上。
    这是一种近乎“残忍”的惩罚方式,是简一苏的兵不血刃的复仇。
    许多谣言也正是因为这“残忍”而鹊起。有人忌惮简朔是个表里不一的阴谋家,说他一定与靳氏和魏老产生了什么利益冲突,才会对自己的亲人做到这种毫不留情的地步。也有人在故意扭曲他的本意,说他在美化罪恶……
    但简朔仍然如对待自己的绯闻一样,并不在乎。
    ……
    淮栖从校园里出来,和姜霄一起搭车去了简朔的别墅。
    深蓝介子的总部已经搬到了一栋商业大厦。这里单纯成了机协的活动场所,以及简朔朋友们聚会的地方。
    他们俩一进屋,便看到一群熟悉的面孔——符西、郭翘楚和尉迟禾以及两个团队的部分成员,几个人正在一张巨大的地图毯上玩大富翁,谷茜拘束地坐在沙发上观战,而她的身边,闻怀正在玩手机。樊姨正给这群人端送吃的。
    谷茜见他俩来,连忙招呼俩人坐下,叫道:“淮栖、姜霄!这里。”
    淮栖对闻怀好感刚恢复到正常水平,他不解地看着闻怀:“你怎么在这儿?”
    “靳氏封停了,”闻怀摆出一个合格墙头草的架势,淡淡道,“我来投靠小简总,混口饭吃。”
    淮栖歪头:“那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闻怀吐出一串冗长的名词:“波异常及超自然现象高级研究顾问。”
    “那我们有闻道长就够了。”淮栖口中的闻道长一直指的是闻钱。
    闻怀似乎还在记他哥哥打他的仇,不屑地嘁了一声。谷茜在旁耸肩,解释道:“师父这些日子大概要去处理个人的情感问题。”
    “哦……”
    靳氏封停,靳川虽然有些个人资产,但昔日的跋扈少爷终究是没法做了。不过比起生活巨变,对靳川打击更大的应该是她姐姐的事情。除了情感纠葛,闻钱与靳川之间的许多矛盾都和靳筱相关,目前的情况下,还不知道这两人的关系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
    姜霄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欣赏了好一会儿别墅内的陈设,他迫不及待地问淮栖:“我们什么时候能玩游戏舱啊。”
    郭翘楚听到了他的询问,拇指指向了一个地方:“往那边走第“二个房间,应该是门口放着两个角色立牌的地方,钥匙在地毯下面,随便去玩。”
    “好嘞!”
    淮栖最近晚上都住在这里,没看到过什么角色立牌,大概是今天才搬来的,他问:“角色立牌?”
    “是啊,07 和苏尔的。”尉迟禾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还是你们老板亲自从粉丝的同人周边摊位上买来的。”
    淮栖:“?”
    提起这个,谷茜便有的话题聊了:“淮同学,你不知道《魂火》的测试版本的实况公开后,这一对cp有多火吗!”
    淮栖一头雾水地摇摇头。
    魂火多条支线并行,其他的玩家探索出了不少关于 07 和苏尔 · 诺斯过去的剧情。加之淮栖最后选择拯救过去的苏尔、处决最终 boss 的身影给全体的观战玩家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对苦命的cp就这么传播了开来。
    原本玩家进入魂火之后需要自己取名字,但由于 07 的影响力太大。深蓝就顺势做了一个征名活动,将这个要被扮演的角色的名字改成了一个固定的,就叫做零漆。
    淮栖还不知道 0执剑站在铁块废墟之上以及伸手抓住坠落的苏尔的场景,被粉丝画了多少个版本、用在了多少篇文章里。